月度归档:2010年04月

再见,ACM

        终于把刘汝佳的《算法竞赛 入门经典》看完了,当是温习了一遍算法的基础知识。但是感觉自己还是没有一点长进,看懂了但不会用,会用了但没作为。有需要的时候就又忘了怎么用了。反反复复这个过程,prim、kruskal、dijkstra算法都看得快要烂了,从初中到高中,每次奥赛前都看一遍,看完后在短时间内肯定写得出熟练的代码。转眼间到了大学,面临ACM的竞赛,又不得不花时间从头到尾看一遍。花了1个月,8节英语课的时间,终于把这本算法基础的书彻底看完了。还是重复一句,没有感觉自己有长进 -_-!

        从开学开始,就想加入ACM的队伍里学点算法知识,以备不时之需。例如,在今年寒假就被red black tree搞得头晕脑胀,鉴于本人基础不够好,还是不能够写出可用的实现代码来。我刚入学的时候,就有个保送到大学的舍友算法特别厉害,而且每天晚上坚持开机打算法代码,并且每次开机,都是只用来挂QQ和做USACO题目。我当时就不能像他那样坚持下去了,如果我从小学就坚持每个晚上做算法题目,到现在哈哈,我不就成了神了?

        省赛的选拔和什么杯的赛都过了,我肯定是没通过。据说前天的比赛,都是网上的题目。题海战术的同学是最受益不过。我的USACO账号也尘封已久,明年有时间再开吧。总之,目前我是把ACM这包袱放下了,终于可以用周末的时间来把我的大学物理课程补回来了。

        话说,我现在连抽时间出来写写业余代码都不忍心。本来学的课程就比较多,只有每个晚上,挤出那么一两个小时上网看看新闻就够了。电影就算了。周末的话,那更恐怖了。为了分配部分学习时间和部分玩的时间,连一些ACM的周赛都放弃参加了。某个周末只有我一个人呆在宿舍里对了一天电脑,其余的舍友不是去教室就是去图书馆了。一到晚上,他们在一旁看微积分,大学物理时,我还在上网,聊天。当一个朋友突然问来一句在干什么时,我只好回复一句“堕落中”。。。

        现在想想,学习挺辛苦的!我曾经在高中的业余爱好:摄影、羽毛球、登山,在上大学之后都放弃了。如今,我还忍心把SGOS2搁下了。 估计到暑假再次动工吧,我可爱的暑假,你在哪!

看完了《卡廷惨案》

        花了两个晚上,看完了《卡廷惨案》这部在波兰和俄罗斯热播的纪录片。

        一般来说,没有打打杀杀情节的电影,我有时候会判为无聊的影片。但是看这部片,却一点也不觉得无聊。在没有任何人陪同下,我独自花了两晚各一个小时看完了。(我能如此娱乐的时间有限,现在看电影变得奢侈了~~)

        可能是我懒惰无知,也可能是中学历史教材的篇幅有限,直到我看完了这样一部影片,才真正地认识到了波兰这个建立在茶几上的国家,这个近百年来一直生活在悲剧中的民族。。。(此处省略2000字)

        具体剧情的时间我记不大清楚了,大概是1939年到1943年之间的事儿,毕竟我不是历史学家或者数学家,我只想记住真相。苏联率先进军了波兰,波兰某将军认为苏军是和自己站在统一战线,对抗德军,于是等候苏军安排。德军也俘虏了部分波兰军官和士兵。后来不知怎么的,苏德两方达成按照战俘归属地交换战俘的协议。后来苏军向德军交纳了1万多名(我真的记不住数字)战俘,德军向苏军交纳了4万多名(我还是记不住准确数)战俘。德军不知道为什么在确认转交过来的战俘后不久就全部遣散回家。但是苏军那边呢(跑题了,这不是电影的内容。。。)

        真相是因为战时的苏联物资缺乏,不知道如何处理被俘虏的波兰军队,一部分士兵遣散回家,剩下将近一万人的波兰军官各行各业的一些精英。苏军经过当时的最高领导人斯大林签署的一份处置被俘的波兰军官的决定后,就用残忍的方式把战俘惨无人道地屠杀了。其中在卡廷森林中发生的卡廷惨案被广泛传开。当时纳粹德国拍了专门人士去调查此事,并录下影片,公之于众,让波兰人民深信不疑。不过,1943年,苏联完全控制波兰后,对此事进行了与纳粹德国论点相对的“反调查”,公开宣传那是德国人的罪行。到底是德国干的还是苏联干的,我觉得问波兰人最好不过。

        《卡廷惨案》让我对一个人有了客观的认识。在俄罗斯新教科书里说斯大林是最成功的领导人,但在影片中,让我看到的他却如此残酷,麻木不仁。难怪那么多人如此讨厌苏联的共产主义,称其为非人的社会主义。其实,玩过《使命召唤》都感受到战争的残酷。苏联兵上战场时一排一排往前冲,两个人用一把枪,前面一个人持枪,后面一个人拿子弹,前面的人倒下去了,后面的人拿起枪继续打。如此打仗,很显然指挥官还没有阅读过中国人写的《孙子兵法》。在现代战争中,人不再是主导因素了。

        就在这个月,前往参加卡廷惨案70周年纪念的总统专机失事了。对于波兰人民,无疑是悲剧中的惨剧 ~ ~ 我深表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