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1

    下午放学,雨刚停,天空依然一片灰蒙蒙。
    由于巷道积水,我骑着车向平时很少经过的街道行进。正当我转进一个斜坡时,看见一一个妇人和女孩站在路旁的人行道上。那妇人高高瘦瘦,眼睛瞪着那个穿着小学校服的女孩。我当时没大留意她们在做什么。
    当我骑过她们身旁时,突然听到女孩凄惨的哭声,我急忙刹了车,回头看看发生什么事。那妇人左手紧紧执着女孩衣袖,右手高高地举着一条一米来长的纤细竹竿,然后“嗖”的一声落下,“啪”的一声打在女孩手上。接着,她又举起,又落下,一边往女孩身上重复着打的动作,一边重复着什么骂人的话语。
    我把车退到他们身旁。很清楚地看见女孩背着个书包,颤抖着身体不停地哭,哭得让人看不清样子,双手布满了一条条相互交错紫得发黑的伤痕。妇人披着卷曲压肩短发,面部饥黄,神情凶狠,对着在她面前显得及其弱小的女孩尽情大骂。她不停地往女孩身上找地方落下她无情的“鞭子”,女孩不停地闪躲,但还是躲不过。
    哭声已经让我忍无可忍,我冲那妇人大叫了一声,但叫声没有引起她的注意。
    正当我准备下车过去制止的时候,在一辆早就停在一旁的小车里,走出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男子对妇人连喊几声住手。妇人不予理睬,仍旧抽动她那无情的“鞭子”。男子站到女孩面前企图把工具抢过来,反而挨了两鞭。男子指着自己手上深深的一道伤痕,斥责道:“你看看!你看看!你打我干嘛?哪有人像你这样教女?……”妇人打不着女孩,就对女孩又辱骂了两句,带着竹竿走开。男子对女孩说了几句安慰似的的话,然后离开,边走边骂着:“这疯婆!”
    我以为没事了,谁知那女孩又向妇人方向走过去。妇人转身又是执住女孩的衣袖,举起竹竿往身上毒打。
    那哭声,像间歇的骤雨,再次响起。
    男子的车才刚起动,又慢了下了,他往车外看看,似乎叹了一口气,然后转头离去。
    妇人继续抽动着鞭子,重复着她那熟练的动作。一下、两下、三下……
    我更怒了,准备上前制止,然而,心想那魁梧的男子尚且制止不了,何况是我这样一个弱小的高中生?即便我能制止一刻,今晚,明天或后天呢?还不是这样?
    我只好冲妇人喊道:“喂——你还打不够吗?她毕竟还是个孩子。”
    那妇人也总算理我,她转过头来说道:“她做不好我就打。”
    “打?有用吗?”
    “你走开。我教女,用你管?”
    说完,又一鞭狠狠打在女孩左手上,打得竹竿也“开了花”。鲜红色的血不断地从女孩的左手臂上流出来。那一条条紫黑色的伤痕瞬间变成了血红色。
    女孩哭声里似乎带着微弱的求情。妇人也似乎听到她说了什么,突然停了手,开口骂道:“你保证?保证了多少次?一次都做不到。谁还要你这种……”话未说完,又狠狠地往女孩腿上打。“啪”的一声,竹竿被打成两节,长的一节飞得老远。她或许是怕短的打不响,便走过去捡那节长的。
    女孩抽泣着,任凭手上的鲜血往下流,却呆呆地站在那里不动!她怎么那么傻?难道她已经习惯这样忍受这种冷酷的鞭打?难道她只有挨打才不用挨饿,只有挨打才有家可归?
    天色已暗。我实在看不下去了,踏动了车往家里骑去。不一会儿,身后又响起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哭声。真不知这次那妇人抽动的是长的那节还是两节的合体。
    我一路上,忐忑不安,到家后,又无比内疚。为何那妇女对自己的女孩出手如此凶狠,毫不留情。我本该一开始就阻止妇女伤害女孩,我更希望受伤的不是她,而是我。当我和一位中学班主任谈起这件事,她劝我不要介怀,说现在很多家长都不懂的教育小孩,旁人有时也是爱莫能助。
 

教育 1》有10个想法

  1. 新陈

    这也太恐怖了。。我长这么大,我爸妈除了支持还是支持!!看到那个小女孩竟然如此被其母亲“教育”心酸。。

    回复
  2. Lan

    当时我听了你说,真的觉得很难过,有时候真是觉得很多时候,家长都不会教自己孩子的,想TA好不是用这种方法的,但愿天下的父母都有一颗懂孩子的心。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